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月9日星期四

05.01.2014


Matthew Ward, 05.01.2014


带着爱的问候生命站台这边的所有灵魂向大家致意,我是马修。随着冬至那天的到来,另一波强大的光之涌入,就好像对这一年尾声的致敬并带着活跃的欢呼迎接新的一年。同时,如果真要说是一次致敬的话,这是多么应得的情形!每次在一种灵魂层次的鼓舞上行动了---某件你考虑为一种美好姿态或是“就该去做的事情”---你给世界增加的光是难以想象的。


你们也许希望重新回顾下这条我们已经提到过的你们的社会一直以丰饶的状态产生光之力量的信息。请对你们世界的改进所做的无数贡献感受感激,以宏大数量的方式送出它自己的光。【信息参考 August 15, 2013


是的,还有许多的工作要完成也应该完成。能量的势能持续在所有的想法和感受中得以加强,所以我们重复我们的指导---不要带着一颗沉重的心去考虑必要的条件;取而代之,想象【地球处在白金色的光中】,那么这副画面以及你对仁慈转变的心愿会送达给宇宙并以额外的光回赠给你。虽然一些人关闭了意识和心灵在试图保持当前的状态,但朝向全然和平,合作与充足的转变正不可改变的进行中,而且它们接收到愈多光的能量,就能够越快的得以显现。


请继续对所有信息以明辨的方式对待,包括互联网上的文章和通灵材料。主流媒体依旧在很大范围受到控制,所强调的是负面性和丑闻信息;但令人振奋的是越来越多来自草根行动的仁慈,资源分享和成功努力的故事也同样被以独特的方式的看待。


在你主要人口中的媒体记者对于我们宇宙家庭成员的存在没有任何概念,自然会对议论纷纷的可能性产生不利影响,诸如北韩也许引爆核弹头且抹除大片地区,或是来自福岛核电站的辐射污染最终会杀死数百万人。他们并不知道这不是盖亚母亲的意愿让海洋逐步升温导致所有海洋生命的死亡,以及所有海岸线移至内陆数百公里,所以这些都不会发生。大多数的地球居民并不知道广泛的意识频率对于那些正选择谈话而不是战争,或是经济上和外交领域讨论的国家领导人来说是有利的,正在幕后进行中,或是数以百万的灵魂正在体验着他们为了平衡其他转世业力问题同时获得进化的人生课题。


你当然知道这些,挚爱的家人,所以请在这新一年的整个过程中以积极向上的心和正向的思维奋勇前进,同时在你们的世界中继续扩展神圣之光。你们自己就是自己在等待和希望的改变!


现在我只作为马修本人说话。我请求我的母亲拷贝了一份对我们12月信息的回应:你们的信息除了省略了耶稣诞辰便是这个神圣节日的原因之外是充满爱的。我认为我是头脑开放和直觉引导的人,但是你们曾经说过耶稣没有被钉在十字架上是不可信的。怎么可能有你这样自诩为进化的灵魂却不知道某件如此重要的事情?


这位写信者是许多许多相信圣经故事朋友中耶稣受难的其中一位。在意识的层次认为你所知道的这个“真相”在灵魂的层次是进化的重要部分,紧紧抓住这种基于谎言的错误信仰阻止了自我的提高。这就是为何我觉得从真相上告诉你们我所知道的不同的圣经故事是会有帮助的。造物主说过“是的,时候到了,”同时我也如此觉得。


我总是在说作为个体知识,马修这位使徒--在我地球上的生命经历来说是今天最被了解的---同时数千次的转生开始于大天使麦克巨大的能量首次在这个宇宙中角色显现。所有我个人角色累积的知识允许我在这次生命期间在非有意识懂得的情况下谈论事情,以马修,这位使徒而闻名;然而,我将请求的知识是要告诉你们我和耶稣那些年的故事。


在与我母亲最早期的交流中她已经知道我的那一生,20年前,那时她请求是否我会在某个信息中提到它,我告诉她,也许某一天,但是这位使徒的身份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她从我这里和其他被尊重的存有那里接收的信息。这些书和信息的读者们需要直观的明白信息中的真相,提供指引来帮助他们在所有生活环境中听从,信任与留意他们“内在的声音”,这才是我们母与子合作的最主要原因。

那么,现在许多人相信在圣经中的所有故事都是真实的,因为他们一直被教导这些是“神的话语”,由受到神鼓舞的人们书写。这不是真的。在圣经中无数的错误就包括对阿拉姆语和希腊人记录翻译的错误---其中之一是“马槽里的孩子”---由于翻译者的更改来迎合他们个人的信仰。在后期的翻译中以同样的方式有更多的混杂其中的错误;然而,从真正记录中最严重的违背是这些省略和添加的句子,以蓄意的方式欺骗的手段。


部分的旧约圣经来自于早起教堂和国家的领导者。那些在那时与神有着更亲密关系的人,同时为了让民众遵照这些领导者为了控制与获得财富的欲望而创造,他们所需要的是让民众与神远离。他们捏造了一位愤怒的,让人畏惧的神告知人们中的一些人,其他人都是他们的敌人,要走出去并杀死他们;而且告知一位父亲要杀害自己的孩子来作为其对“神”命令服从的证明。


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天主教中的主教制定了法律并称呼它们为“神的律法”,如此来巩固他们对大多数人的控制并获得前所未有的财富。为了让人们与神之间更多的疏离,他们添加了被称为圣徒的一个阶层;而且为了提高他们自己的地位,他们创立了【教皇无谬论】且建立了梵蒂冈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他们引出了一种【无罪成胎论】,凭借着圣母玛丽的构思,同时捏造了她以处子之身受孕耶稣的故事说服群众只有他才是“神唯一的独子”。


我应该告诉你们耶稣是如何降临的。这位起源于基督实相被称为耶稣的灵魂在亿万年后受身降临,这个宇宙实相最接近造物主,在那里那些最初的灵魂,大天使群,起源于此。在某个点,他们创造了下一层天使实相以及最高的男女众神。这些灵魂曾经被赋予了选择停留在这纯净的爱与光的造物主能量本质中---那曾经是这位被许多人称为神的最高存在的选择---或是为了化身降临。这些灵魂中的其中一位选择了后者,在这个宇宙中作为萨南达(Sananda)被知晓。这个灵魂在宇宙中的所有文明中都有过转生同时是这位“父母”,或者更贴切的说,你们所知晓的耶稣这个人的累积灵魂。


继续谈谈圣经,它最具有欺骗性的许多信息归属于这四位使徒,且一路走来我们被赋予了圣徒的身份。一些学者们认为路加(Luke)和我复制了马克在他福音中的一部分同时添加它们给我们,但是我很奇怪为何他们遗忘了约翰---这些公然的谎言曾经被放置在我和他的福音中。一些现代人对于圣经的观点摘下了我们圣徒的地位;然而,在我母亲旧的,老生常谈的金.詹姆斯版,便是依据圣马修所写的福音,同时她通过我所请求的部分来适应我的要求。


首先,虽然,我应该描述下耶稣和玛丽.抹大拉,这样你们才能够在我谈到他们的时候想象出来。耶稣曾是开朗的,并不像玛丽那样活泼,但总是有着令人愉快的气质。他曾是我想称呼的一位高大伟岸的人---比一般男人要高和苗条,但依旧强壮与肌肉发达,气宇轩昂。他白皙的皮肤由于常年太阳的照射而变成棕褐色,他阴郁的眼睛有时候有着一丝淡淡蓝色;他的头发是浅棕色而且很长,曾经就是这样的风格,但他把自己的胡须和鬓角很好的修整。玛丽曾是一位极其美丽与快乐迷人,亲切的年轻女人。在外表上她娇小,肤色白皙且有着明亮的棕色眼睛和编着辫子的棕色头发。


他们两个人都出身于受人尊敬的上流社会家庭,智慧,受过良好教育,在他们结婚之前是最要好的朋友。他们拥有一个美好幸福的大家庭,在很久的生命旅程之后,他们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并走向服务于造物主的其他人生,在这个宇宙中的其他地方;但是,他们爱与光能量的力量一直伴随着地球上的灵魂,就和其他地方一样。


但我要从头谈谈自己以及我作为圣徒马修的福音头衔。作为一个年轻人我开始了不断记录有趣的遭遇,就像我在遇见耶稣之前的记录,那些之后注定要在我晚年的时候只提供参考和享受的阅读。


我的记录并不是从这个血脉亚伯拉罕到约瑟夫,耶稣的爸爸开始,而是从圣马修,我该谈谈这些。在我遇见耶稣之后的几个月,这个宗谱展现给我的是由一个人拷贝了另一个人的记录,而这个人又是拷贝了另外一个人的记录,如此这般重复。我检查了在我的日志中所列举的那些我被告知的,但不能被证实是精确记录的列表。曾经的社会并非是那么有文化,因此知识和传奇是通过一代代口口相传下来,那么当时普遍的理解是这些解释通常都被那些不断继承的讲故事的人美化或是细节被遗忘。然而,这却成为了圣经里的“历史”。


接着是马修福音中的一段:“现在耶稣基督的诞生曾是以这般的明智:那时他的母亲玛丽许配给约瑟夫,在他们走到一起之前,发现了这位圣灵的孩子。”。。。“约瑟夫知道她没有,直到她拥有了她首胎之子:于是他给他取名为耶稣。”所有这些都未曾出现在我的记录中,为何会这样?我并未遇见耶稣,直到许多年之后,而且他或是他的父母也从未告诉我这样的事情。不过,它却归纳到了我的记录和其他福音书中相似的记录中,为的是证实天主教廷关于耶稣诞生的观点。

此外,在我所有的记录中曾经所提到的以马内利,这个每个人如此称呼他的人。我不明白为何在圣经中要这样决定,他的名字应该是耶稣,而且这很奇怪,或是一个疏忽,这也被放在那个章节里面:“同时他们称呼他的名字为以马内利。”这是因为你们知道他叫耶稣,而我总是以那样的名字提到他。


那时候真的是残忍,冷酷的时代。对于婴儿和刚学走步男婴的屠杀是真实的--然而,我并没有在我的日志中记录---同时还有耶稣的家人出行埃及同时在安全的时候回到他们的家园。我记录的是他们告知我的他们那时自身的体验,当然还有其他出类拔萃的家庭的故事,在期间许多我与耶稣,他的兄弟姐妹和父母共同度过的令人愉快的夜晚。玛丽.抹大拉也经常在那里,而且对话是十分活泼的。我们用阿拉姆语交谈,偶尔也因为一个恰当表达的需要进入希腊,那时候有许多的欢笑,因为我们不会谈论严肃的问题。耶稣专心的聆听任何演讲的人的说话,许多次我看到他在玛丽激动的激动的谈论某件或是其他事情的时候眼神中闪烁的光芒。

作为一位兼职的初级导师和进修生---那时对于导师来说也没有文字--- 和我最贴近的职业是税赋征收,当时在一个大街上我和耶稣相遇,而人们都在忙碌的赶集和计算表格。在前一天的晚上我获得机会从一个小组中认出了他,于是我向他问候,他邀请我与他同行,我欣然同意,在一同漫步的时候我们交谈着。这就是我所写的我们的会面,接着发现我们都非常的喜欢水上运动而且有一个共同的认识,耶稣说他最近开始在公众演说。这曾经就是在我的记录中的关键部分,关于我们之间友谊的开始,而且我是以第一人称书写---这是我的体验。


然而,依据圣徒马修的说法:“耶稣因此而走了过来,他看到一个人,名叫马修,坐在关税收取桌旁:而他对他说到,跟我来。他站了起来,跟随者他。”很显然这并没有发生,不论是谁篡改了我的记录,那些人也许认为这很奇怪,马修对于改变一生的体验却写得如此笨拙和简略,而且非常奇怪的是我们的会面以及紧跟着来的“登山宝训”那在过去“我”在圣徒马修福音中写到的。这确实说明,虽然,我是怎么想的从一位税收官成为了一个门徒。


耶稣并没有称呼我们为门徒。他因为自己的教导而变得家喻户晓之后,一些在犹太评议会中的人开始提到那些参与集会的人,而其中他被以“他的门徒”而提及。至于圣经中指定为12位门徒的人,耶稣在他围绕加利利海的旅行中与我们每个人会了面,友谊也在那里被建立,但是他从没有要求我们中的任何人放弃自己的生计来“追随”他。我作为亲近他的人来说有着很好的收入,这给予我享受作为他的同伴,通常来说比起其他的“门徒”来说有更多的时间与他一起。

依据圣徒马修的说法:“这十二位耶稣钦定的门徒,命令他们。。。”治愈病人,净化麻风病患者,起死回生,驱逐恶魔。“这其中的任何一样能力我们都没有!但是我们知道耶稣的能力,也知道他是如何得到它们的,所以当我在船上郊游的时候,我没有理由还写进我的日志中,我们“惊奇的发现”--即便是风和海水都服从于他!“,我没有。


在圣马修福音中,在耶稣与两个“被恶魔附身的人”见面之后,他驱赶了他们并把他们扔在猪圈里,“奔跑下山崖投入海里,活活淹死。”。。。“那,看那,整个城市的人都出来与耶稣见面:那时他们看到了他,恳求他离开他们的城市。”耶稣向我复述了这个事件,在他被引领进入光之后这些实体曾一直在折磨人们的意识,他继续了自己独居的生活直到与我会面,而这是我如何写进它的。


这部福音的观点,耶稣花了40天的时间在荒野,在那里他拒绝被恶魔诱惑,这在我的日志中是一段糟透了的苦心歪曲:事实上耶稣喜欢独自在大自然中闲游,在那里他能够与造物主交谈或是沉思而不会心烦意乱,就和其他很了解他的人一样,我尊重他并保持了我的距离。


被家喻户晓的是“登山宝训”曾是某人编辑了我很多细心收集的记录,在其中耶稣说到,人们会提问,而他便回答---这曾是早期很多的互动。但是作为他的教导的深入和增加,人们不会打断的聆听,而他也说了很多事情,却变成了“布道”。我没有这样称呼它。耶稣不是一位传教士,他曾经是一位老师,以热情的方式分享自己的知识。他知道这是自己注定要做的事情,在他与其他所有人之间曾有着巨大的不同---他清醒的头脑总是与自己的灵魂连接着,而且他也依此而生活。

布道当然保存了他许多的智慧和启蒙,当然我也对此感到高兴,但是它并没有包括在我的日志中他其中一些重要的教导,诸如轮回转生的目的;所有灵魂之间的不可分离性;造物主是存在于世界中的万物一切---所有人,动物,植物,水,空气和土地都是他的一部分,对祂来说都是神圣的。耶稣并没有对他的教导做任何的记录,但他很高兴我所做的工作。


只是在我日志中的任何记录都可能破坏这些腐败领导者的权威因此被圣马修福音所抛弃,同时最重要的是其中的信条并非出自我的记录。我从未听到过耶稣对任何人说。。“要小心地狱之火的危险”或是“。。。无论是谁取了被休了的女人,便是邪淫。”他谈论的是如何神圣的思维和行动来利益生活,而不是“羞耻”的行为---这就是评判而且与他对人们的教导截然相反,“不要评判,如非你也被评判”。我从未听过他谈论需要被宽恕的罪恶---他说过“罪恶”在价值或是行为上曾是错误的,而且他告诉听众许多次---对于他人原谅的重要性。他也不会说“你们不要认为我是来到地上带来和平:我不是前来实现和平,而是刀剑”----这与他所有的教导都是冲突的。


这些“预言”听起来好似耶稣在愤怒中说出---在我出席的许多次集会中从未听到这些,不管是大的或是小的,他都没有。同时,与这些预言不同的是,他直率坦诚且清楚的说道,这样听众们才会理解---他所希望的是启蒙教导,而不是让人困惑。幸运的是---或者更可能是对于他意图的未曾察觉---那些彻底改变我的记录的人留下了这些话,“你们是世界的光”“让你们的光闪耀”。。。他的其他许多教导都提到了光。


提到在我的记录与圣马修之间的所有差异需要我在整个教条中的评论,但是最关键的还属“最后的晚餐”以及耶稣受难和复活。可能的是这份晚餐也许来源于我的记录,关于在一个罕有的时刻耶稣和我们12人在同一地点,而我们获得了一次盛大的庆祝晚宴。这曾是在他与玛丽.抹大拉结婚之后的事情,她也曾在场,但是这是在那所声称发生的受难之前的许多个月。耶稣并没有执行那众所周知“圣餐”的服务,或说:“我真诚的对你们说,你们中的某一人要出卖我。”而且自那里开始在圣马修福音中的每个情节都是捏造的谎言。


几个月之后我记录了我在靠近寺庙的地方窃听到的两个男人的谈论:犹太公会认为折磨耶稣将使得他成为一位殉道者,而且会促进他的教导,于是他们决定鞭打他并逐出国家----这会在人们的眼中制造对他的怀疑,同时很快忘记他。


当我告知耶稣的时候,他说到他不可能避免被鞭打和流放----就像我在自己的日志中记录的,我察觉他感到让那件事情发生是重要的。确实发生了,在之后的不久,他和玛丽.抹大拉离开去了远东,在那里他明白了他们是受到欢迎的。在我们早期谈话的几个部分他告诉过我自己在年轻的时候曾在那里的情况,在那里他从大师们的教导中学会了如何行使圣经中提到的“神迹”,但就像耶稣告知世人的---每件他能够做到的事情,所有人也都可以做到。


经过那些年我们一直保持着偶尔的信件联系,当时有个人去找他,我记录在了我的日志中---在那之后便是许多人。时不时的会发现有新的学生需要我的走动,在其中有了很多的机会去与听说我与耶稣相识的人见面,同时希望听取他的教导。偶尔我看到了路加,他有时候有来自一个或是其他“门徒”的消息,但是我们共同的连接便是耶稣,在他离开之后,很自然的是我们所有人将以分道扬镳的方式继续前进。


在我晚年行将朽木的时候,客栈老板卖给我一个箱子,在其中我保存自己的日志。最终它们流落到了政府某人的手里,在被焚烧之前,便出现了根据圣马修撰写的福音。


我所告诉你们的绝对不会贬低耶稣或是他正确教导的力量!他生命的真相---他有一位妻子和许多孩子,而且他有愿望,想法,希望,朋友,反对派,失望,心痛和喜悦的时光,这都和其他人一般---比起宗教错误的宣称他是“神唯一的独子”来说他的教导远远更受到尊敬。


我所说的任何事情都不表示那些相信圣经是神的利剑的人们被减低了心中的善良---他们仅仅只是被误导。每个灵魂都有自己走向真理之光的个人旅程,而且也没有时间限制---灵魂的生命是永恒的。如果你深爱的人并没有走在与你相同的道路上,请继续的相信并尊重他们为自己所选择的神圣权利。

现在,挚爱的地球家人们,我再次代表实相这边的所有灵魂说话。在每时每刻,我们都在灵性的实相伴随你们左右并送出无条件的爱。


爱与和平

Suzanne Ward
Website: The Matthew Books
Email: suzy@matthewbooks.com

译者 U2 觉醒 




CHINESE INDEX:     http://modernchineseindex.blogspot.com/

www.matthewbooks.net- ALL TRANSLATIONS

Originals and translations of Galactic Messages available on
http://peacelovelove.blogspot.com/
http://www.galacticchannelings.com/
http://despertando.me/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Morgan Kochel says:


與一個到過火星的人對話
Morgan Kochel


Morgan Kochel: 而這是你們所有的!這是我們對火星任務的討論的終結,但我仍然與乍得接觸。在這一點上,我希望能夠說服他做一個視頻或電視採訪,但當然,也會有一些障礙需 要克服,目前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他可能會在一些危險中,如果他向大眾公開。此外,總會有人們可理解的懷疑態度的障礙。正如我在開始時所說的,我無法為任何人 驗證這個故事,也不是我的意圖去說服任何人其真實性。我的目標只是幫助他使他的故事被聽到,因為如果這個故事是真實的,這個星球上的人們正在一個規模宏大 的層面上被欺騙,也許這將最終有助於飛碟披露運動。這是謊言被揭曉的時候了,以及真相的時候 — 無論任何可能的事情 — 都一次性地被知曉。



prg







Instructions HERE





與一個到過火星的人對話 Morgan Kochel - click image